打传新闻 政策法规 专家论点 案件实录 现身说法

【起底】云集品“围攻”风波:供应商货款逾期,找到解决办法了吗

专家论点 时间:2018-09-30 12:38 点击: 作者:admin
[导读]反传销网9月30日发布: 作为一家跨境电商平台,云集品因其分红模式屡受质疑,如今更是被供应商暴力追讨逾期货款。云集品的模式真的没有问题吗?它能顺利解决资金缺口问题吗?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作者:胡慧茵,编辑:陈涧,设

反传销网9月30日发布:作为一家跨境电商平台,云集品因其“分红”模式屡受质疑,如今更是被供应商“暴力”追讨逾期货款。云集品的模式真的没有问题吗?它能顺利解决资金缺口问题吗?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作者:胡慧茵,编辑:陈涧,设计:甄开心,编辑助理:陈悦珊。

 

9月25日,网上流传出一段供应商在深圳前海云集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集品)总部维权的视频。视频中,公司玻璃大门被敲碎,宣传展板、玻璃碎屑满地,现场一片狼藉。

 

云集品疑似跑路传言四起。但截至目前,云集品官方微博仍在正常更新,其官网也运营正常,还推出了国庆优惠活动。

 

但连日来,有多位云集品供应商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爆料,称云集品已经无法提现,仅一个维权群的供应商们就有数亿货款被拖欠。此外,云集品还以专区模块需要优化升级为由,将会员引流到合作方1314商城,同时引导供应商以“货款折价折现”的条款签署新的运营中心,不少会员认为云集品想借此转移债权,“套壳逃债”。

 

今年5月份,云集品就曾因为涉嫌传销,被柳州市列为排查对象,如今又被供应商爆料拖欠货款,云集品还好吗?

 

“分红”模式被质疑

 

注册成立于2014年7月的云集品,运营的云集品TPS商城,是主打“消费者+电商平台+供货商”的跨境平台。自成立起,云集品便对外宣称,平台为中小企业平台提供免费入驻,通过“创新”的利润分配模式,让经销商和消费者共享平台产生的利润。

 

云集品官网显示,消费者注册充值后,只要购买一定数额的商品,就能在平台上拥有一间自己的虚拟店铺,价格从250美元到1500美元(折合人民币1750元到10500元)不等,分别对应普通、铜级、银级、白金和钻石5个等级,享受10%到25%的销售利润分红。

 

消费达到一定级别的店主,为了领取更多的分红奖励,必须沿着平台的“职称体系”晋升,从资深店主、市场主管,一路往上升到副总裁。

 

“升官”的前提,是要求店主们发展自己的下线,如LV1级店主想成为资深店主,需要推荐3个人加入平台成为铜级店主,依次类推。其中还有一个规则,当店主推荐其他人成为铜级以上的店主后,后者的店就会挂在自己的店下,为其“升官”铺路。根据奖励规则,每发展一个下线还能获得其利润的5%。

 

 云集品上的会员等级体系,由受访者提供。

 

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店主们都热衷做“分享者”。

 

早期在云集品上开店,只要提供身份证正反面照片和手机号,就能尽可能多地“铺店”。李淼(化名)告诉无冕财经,自己的身份证就被姐姐盗用来“铺店”了。

 

“我姐姐大概是从2017年8月开始铺店,分别铺了两个大店和四个小店,投入大概30万元。虽然没能等到分红奖励,但在分享机制的‘激励’下,她一直尝试拉人注册开店。”李淼表示,姐姐在网上买回的货品价格虚高,像红酒、茅台的酒类更像是假冒伪劣产品。

 

另一位云集品会员的家属陈燕(化名)也证实了货品价格虚高的问题:“平台上卖的黑枸杞比市场上的价格翻了十倍不止,平日只卖3元至4元一斤的大米,在平台上都是10元以上一斤,且一看就是翻新过的陈米。”她表示,在平台上消费以普通区和精品区作出门槛区分,因此会员并不能感受到价格的不合理性。

 

除商品定价较高外,云集品供应商赵武还向无冕财经说明了层级消费背后的秘密:“‘买官’后的首次消费,只能到精品区消费。如100元成本的商品,在精品区上可以卖到1000元,再通过25%的比例对店主进行分红,云集品平台就可以获得750元的净毛利。而在普通区的消费,店主大约按20%到30%到比例分红,云集品也能获得600元的净毛利。”

 

针对这种引诱分红、多层奖励体系的模式,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阮齐林认为,如果能证明平台上的商品曾普遍价格虚高,并且平台对所有店主实行多级奖励,那就说明其涉嫌传销。

 

实际上,云集品已经因为涉嫌传销被“点名”。

 

5月28日,广西柳州市工商局、公安局召开2018年打击传销会议,其中重点提及开展“云集品”涉嫌网络传销排查工作。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布的警示,名单中列出云集品TPS。

 

7月15日,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发布一条“涉嫌传销超全名单”的微博,其中就点名了以“消费返利”模式运作的云集品TPS。

 

供应商深陷其中

 

事实上,供应商此前就已向云集品追讨货款。

 

8月28日,微博上流出一纸由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发出的查封云集品一个办公场所的公告。供应商李明(化名)向无冕财经证实了这则公告的真实性:“云集品承诺给供应商的货款迟迟给不出来,供应商只能要求法院保存财产,暂时扣押办公场地的财产。”

 

 微博上流传的法院查封图。

 

为了进一步证实这则公告的真实性,李明向无冕财经提供了一段9月25日上传的云集品内部视频。

 

视频中,云集品董事长潘跃健将供货商和会员称为“家人们”,声称从去年9月开始一直在对接外部资金方,努力解决供应商的货款问题。在视频的结尾处,潘跃健提到:“但是,这么大的货款危机需要一点时间……”。

 

 云集品董事长潘跃健通过视频发布讲话。

 

无冕财经尝试致电云集品官方客服,询问9月25日供应商在云集品深圳总部维权是否因拖欠货款时,对方表示会向市场部门反映,但一直未给出回答。

 

李明向无冕财经表示,从2017年12月中旬云集品就开始出现平台无法提现、拖欠供货商货款的情况。“就我个人追讨货款的次数已不下十次。为了稳住供货商,云集品曾发出多份付款公告,向供货商承诺还款时间,后又列出‘3+3+4’的分期还款方式,始终无一兑现。”李明透露,每个供应商都至少在云集品积压了两个月的货款。

 

相较而言,另一位供货商赵武就没这么“幸运”了。

 

2017年7月,做手机生意的赵武正筹备开自己的公司,机缘巧合接触到云集品的一个总裁级会员。“那个总裁会员跟我说,在云集品一个副总裁的职位投入大概是116万,他还承诺给我兜底,只要投入三个月就能回本。”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赵武陆续在云集品上投入350余万元,大概收回三十多万元之后,赵武继续复投,不久后云集品便不再兑现奖励。

 

他告诉无冕财经,从2017年至今,他在云集品平台上因被拖欠的货款以及“晋升”花费,累计超过550万元。

 

而在奖励无法提现的情况出现前,云集品早就有所行动。据供应商王勇(化名)向无冕财经透露,云集品在与供应商合作一到两个月后,就会提出双方签订变更合同的条款,故意延长结款时间。

 

据李明所称,目前云集品的平台供应商约有6000名,被拖欠的货款,少则数十万,多的甚至达到四千多万。“仅仅是自己所在的供应商联合讨债群,粗略估算供应商欠债总额就已经达到7亿-8亿元。”李明告诉无冕财经,

 

资金缺口如何补?

 

为解决资金问题,云集品也在想办法。

 

今年4月23日,云集品在官网上发布一则“发布原始股”的重要消息,称将在未来8到10个月内借壳上市,鼓励所有会员购买原始股,声称一旦成功上市,原始股的价值将可能增值百倍。

 

根据云集品所述,原始股要通过消费的方式来获得,每消费2.5美元获得1股原始股,若计划达成,则能促进平台高达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8.15亿元)的消费。

 

为了继续“激励”会员消费,7月份,云集品再一次发出公告,对TPS商城的消费作出明确指引,称凡是在TPS平台消费升级为VIP的用户,在套餐区每消费2美元,即赠送1股原始股,在其他区的升级消费是每6美元赠送1股原始股。

 

 云集品发布的促销公告,由受访者提供。

 

这样的激励举措让一些会员误以为是获得上市公司股权的“大好机会”,“许多会员都在幻想着云集品日后会成为第二个美团和拼多多。”赵武说道。

 

面对供应商被拖欠的货款,云集品还想到了别的办法。

 

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查看云集品官网发现,TPS商城上的套餐区入口,已更改至首页导航栏上的“1314商城”里。供应商李明表示,此前TPS商城就发出过平台“转介”的通知:“由于公司ERP系统升级套餐专区模块需要进行优化升级,需要升级的用户可到合作商城1314商城”。据供应商介绍,1314商城隶属于一家名为“大千生活”的线下运营中心平台。

  

TPS商城上的套餐区,被放置在1314商城页面上。

 

云集品主导套餐消费转介,此举在供应商看来,实则是一次会员引流。供应商给出的理由是,云集品已经与多个供应商签订加盟“区域运营中心”的协议,要求供应商将50万元的加盟费交到云集品。但此后发出的公告是以“大千生活运营部”的名义,表明运营权已交由大千生活线下运营中心。然而,直到现在仍未见任何一家大千生活的线下运营中心开张。

 

其实,当初在转介运营中心的时候,一些供应商也心存顾虑。李明表示:“以往所签订的合同或是达成的合作,都是以云集品的名义进行的。但如今都以大千生活的名义进行,供应商想要拿回货款就更难了。“

 

既然是知道签订区域运营中心的风险,供应商为何还会同意“转介”呢?

 

赵武告诉无冕财经,就是为了拿回部分被拖欠的货款。根据云集品内部人员提议,“签到新的运营中心,才能抵扣货款。按照规定,加盟运营中心需要给50万的加盟费,供应商给出15万元的现金,剩下的35万元以打折的方式退回货款。”

 

 受访者提供的逾期货款抵扣保证金协议。

 

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的赵武考虑再三,选择签订协议,但在货款“回报”上,却生出了变数。所能抵扣的货款,先是改成五折结算,即17.5万元,后又被告知只能以四折、三折的价格结算。然而等到签好协议后,赵武迟迟未能按照协议领回一分钱的货款。

 

赵武被拖欠的总计100多万元的货款,只在前期结算时拿回26万元。如今签订了运营中心的“转介”合同,他认为,云集品可以随时否认此前的债务。

 

与此同时,云集品方为了解决货款逾期的问题,还推出了“保理业务”,即由保理公司提供货品解决逾期货款,所得的利润以80%结算逾期货款。但不少供应商认为,这只是为了让供应商为保理公司多卖货的一个“套路”。

 

李明表示,包括他在内的300多个供应商正在走法律程序。“庞大的刷单量背后,是消费的会员们联合亲朋友好友,通过借款、众筹等各种途径筹集而来的。若云集品跑路,不仅是供应商血本无归,给会员家庭的伤害将是致命性的。”

 

但他们并不知道这条讨债之路何时才能到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的王勇、李明、李淼、陈燕皆为化名)

 

  • 文章来源:无冕财经特此鸣谢!点击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责任编辑:admin

    精彩评论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