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传新闻 政策法规 专家论点 案件实录 现身说法

【面对面】被骗传销 命悬一线,他如何机智脱险?

现身说法 时间:2018-09-03 19:40 点击: 作者:admin
[导读]反传销网9月3日发布: 2018年8月2日,湖北随州警方收到线索,在位于城中村的一间出租屋破获了一个传销组织。 河南郑州青年田家川就在其中,被解救之后,田家川开始直面媒体接受采访。 记者:刚刚经历过那一切之后,如果你不加任何马赛克,不加任何掩饰面对镜

反传销网9月3日发布:2018年8月2日,湖北随州警方收到线索,在位于城中村的一间出租屋破获了一个传销组织。

河南郑州青年田家川就在其中,被解救之后,田家川开始直面媒体接受采访。

记者:刚刚经历过那一切之后,如果你不加任何马赛克,不加任何掩饰面对镜头,你有没有这样的担心,会受到报复或者未来会受到影响?

田家川:我也怕,我也会怕报复。

记者:你为什么敢?

田家川:我觉得首先如果你越怕,如果把这件事讲出来我还要打个马赛克,反而会让他们知道我很害怕。

记者:你可以选择不说?

田家川:站在自身考虑,因为我们没有一个同龄人在媒体面前在大众面前,说传销可怕。我希望我不能说我是第一个,但是至少说是我可以敢于面对。

记者:你经历过什么?

田家川:很庆幸的是一个死过的人,还能在大家面前告诉大家有多可怕。

事实上,警方得到的线索正是来自田家川。田家川,25岁,曾经在一些影视剧中出演角色。今年6月底,曾经合作过的一个影视行业的同事,邀请他去湖北随州拍戏,田家川没有多想,7月5日就动身前往随州。

田家川:他和两个女孩儿一块儿接的我,我还问他我说这两个女孩儿是谁,他说一个是我相亲的对象,一个是他妹妹。我没想那么多,然后吃饭,吃完饭说咱们去看景,纪录片周期比较长,我说行。

记者:那个朋友带着两个姑娘去接你,这一步有玄机吗?

田家川:这两个姑娘负责问话,他们要确定你是不是适合。

记者:当你回过头去看哪些疑点?

田家川:从一开始问我有没有房,郑州房价多少钱。

记者:这说明什么呢?

田家川:现在传销有贷款的是不要的。如果我要你钱的同时你又还不上贷款,银行会找你。

记者:而且会找到你,所以这个就不要。

田家川:正好他中间知道我多大,因为我25周岁26岁以上的不要。

记者:为什么?

田家川:一个是洗脑已经不太好洗了,社会经验已经有了,很丰富了,不像现在1997年1998年出生的小朋友,不太好洗。

记者:说什么是什么?

田家川:事业单位的不要,结过婚的不要。

记者:为什么?

田家川:像我们这种自己一个人单漂。

记者:你父母还会找你?

田家川:但是你结婚了,人丢了,可能配偶是最急的。

期间,女孩儿还以玩游戏为由拿走过田家川的手机,田家川事后才知道,他被骗至随州的聊天记录已经被删除。当天晚上,他们把田家川带到随州城中村的一个出租屋。

记者: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居住条件?

田家川:一个普通的两居室,居民房,非常乱,当时非常黑。

记者:当你遇到这样的一个居住条件的时候,你还不打问号吗?

田家川:因为这种居住环境我也住过。

记者:经验里面是有的?

田家川:当时真是,现在想想没想那么多,出于信任。

记者:进去以后你看到的是什么?

田家川:一个人,那个人叫高旭阳。

记者:里面只有一个人?

田家川:所以没想多,进去是客厅,就他一个人。说这是谁?阳哥,脾气不好,原先混过黑社会,对人不对事,人还不错,我当时心想,这是摄像还是什么……没想那么多,这个时候高旭阳就说,你回屋吧进屋吧,我说进屋干什么?不认识认识人家都是一块都在屋里,我说行,我一进去三个男孩儿打牌,站起来,然后过来你好,我叫谁谁谁,来自哪儿哪儿哪儿,完了。

那一刻,田家川才明白过来自己正在经历什么。

田家川:我当时就知道完了,进传销了。

记者:你怎么准确地知道这是传销?

田家川:这种打招呼的方式首先不对,不正常。没有人会跟你握手就这样,握着你手,你好。很奇怪,看起来很神经,是从地铺上站起来。

记者:你为什么当时不赶紧掉头跑?

田家川:没机会,你根本那个门出不去。就在想该怎么办?后来大概正打着的时候,领导来了,这个窝点领导,一敲门,几点还不睡觉,开始扒我衣服。

记者:谁扒?

田家川:那四个人,开始扒。

记者:为什么要扒你衣服?

田家川:后来得知因为他们之前抓进来一个人之后,没脱衣服就睡觉了,半夜从兜里面摸出来一把螺丝刀,直接顶到小头目脖子上,他们也害怕有这种风险。所以要求把衣服脱得剩一条内裤,当时脱完之后我就躺在那,我就想睡觉吧。

当天晚上,田家川的手机被没收。之后的几天,他一直被严密看管。在出租屋里,每天除了饮食起居,就是听传销组织的头目讲课。

记者:讲什么课?

田家川:刚开始不是讲课,刚告诉你,你觉得这是什么?

记者:不敢说,像不像传销,像就说。

田家川:我说像,像传销,像代表是传销吗,开始给你洗脑。

记者:目的是什么?要把你洗成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田家川:让你相信这是一个事业,是来干行业,是一个公司。

记者:任何一个公司都得有经营的项目,你进入的这个公司经营的项目是什么?

田家川:卖产品。

记者:什么产品?

田家川:鳜鱼子营养液,所有功能我都会背。

记者:你见过实物吗?

田家川:根本没有,每天逼着我背东西。

记者:背什么?

田家川:洗脑的课程。

记者:都是什么内容?

田家川:很多,8万字,但是我没学完。

记者:核心是什么?

田家川:几何倍增,所谓的几何倍增。

记者:让你发展下线,他们那些人发展过下线吗?

田家川:不让知道。

记者:你可以打听吗?

田家川:不能。

记者:他们可以打听你吗?

田家川:他们都知道,因为新来的人是大家都知道,但是老人你是一个都不知道,所谓的保持行业神秘感,不让说的。

每一次讲课,传销组织头目都会强调这是一个互相考察的行业,双方都有选择的机会,不会强留。然而到了第八天,田家川发现他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

记者:最后到了分晓,让你选择的时候?

田家川:我说回家。

记者:然后呢?

田家川:一顿打。

记者:谁打你?

田家川:一个叫赵凯的东北人,也是一个领导,是另外一个窝点的领导。先扇我,大概扇了三十多巴掌,因为一直扇的是右边我记得,整个耳鸣的。然后说你在外面不是喜欢喝酒吗,平常有这个习惯,说来我们这没酒,你喝水吧。然后二点五升的饮料桶,五斤,喝了十五斤一共,想吐了拿个桶吐,喝,不喝,喝。

记者:你会怎么选?

田家川:喝呀,我要活,因为我之前是主要演喜剧,胡子大概留了这么长,留了三年半,直接拽着胡子,拽到地上,留胡子是吧,刮了。

记者:都什么人这么对待你,是你的那些同伴还是其他人?

田家川:有唱白脸的,唱白脸的我自己的两个师傅,所谓的老师。他们不能动手,其他人都可以协助,平常我觉得他们挺好的。这帮孩子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们知道我在这想挣钱,出去想养活自己父母,但是你只要说行业一丁点儿不好,就恨不得杀了你那种。

第二天,传销组织的头目又让田家川做选择,田家川依然表示想走,换来的是又一次暴打。

记者:三个人一起打?

田家川:皮带一绑,一脚当时踹到我这边,一个皮鞋上去,直接给我踹翻之后,后来眼肿了大概十天。

记者:如果你要是不管不顾叫唤,你把邻居叫来行不行?

田家川:你出一声,直接一脚上去,闭着嘴。

记者:你在没有经历过这一切的时候,你从报纸上看到传销,或者从电视里面看到传销,你感觉是个什么概念?

田家川:和现在所有人想的一样,只是感觉骗骗钱,洗洗脑,上上课,然后想跑特别容易跑了。

记者:但你经历过这一切,你觉得传销是个什么东西?

田家川:就是绑架,就是黑社会,就是黑社会性质。这一次差点给我打死了,赵凯整个人站到我脖子上,不是很胖,一百四五十斤,整个人站上去,意识就开始慢慢不清醒。下面两个人打,那个时候就感受到了,我当时其实就一个反应,一定要跟这干,不能再这样。

在暴力面前,田家川选择了假意屈服,先保住性命。在这个传销组织生存,需要先投资起码2900元,并发展两个人加入,为了取得传销组织的信任,田家川第一次就交了一万一千六百元。

记者:为什么交那么多,不是2900一个人?

田家川:就告诉你,想发展,宝马和法拉利你要哪个,投资2900加单,加一个单2900,加三个单是组长,叫来一个人,他如果交2900会给你返375。

记者:马上返还是作为一个?

田家川:叫次月,你来的之后的下一个月的下一个月。

记者:但是我有一个问题,别人都能被洗脑,为什么你在里面待了29天,你没有被洗,没有被洗明白过来。

田家川:这是幸运,其实时间真是短,算很短?

记者:多久能够洗过来?

田家川:这群孩子最起码半年以上。

记者:你想过没有,假如你29天乘以6,也是半年了,你有可能被洗过来了吗?

田家川:其实这就是可怕的地方,如果我再待半年的话,我肯定,因为它叫加单,2900是一个单,64单是满的,将近19万。我如果被逼到他们让我骗我父母骗我朋友,交了这19万,我可能不说洗脑,我也不会走了。

记者:为什么?

田家川:这就是很可怕的地方,我到这一步了。

记者:你已经赚钱了?

田家川:我就可以赚钱了,我再努努力,我也能当领导,你干得好,两年拿半个亿走,很多人他们潜意识里觉得。

记者:你呢?

田家川:我相信国家,国家说了利率超过6%一定是违法。

因为当上了组长,田家川获得了打开窗户通风的特殊待遇。在那之前,封闭潮湿的居住环境让他染上了严重的皮肤病。

田家川:到现在您看就这块儿?

记者:还留着印儿。

田家川:还没好,我治了一个月还没好,包括您看我腿上。

记者:这是什么?

田家川:这是一种疥疮。

记者:皮肤病?

田家川:对,真菌,我第14天才见到阳光。开了这么大一个缝,我们的窗户向东,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早上六点多一点儿,我坐在墙角,靠着墙,阳光下来,那是第一次感受阳光。

记者:什么感受?

田家川:向往,还不能表现出来。

田家川更向往的,是窗外的自由。那时候,他已经主动上交了共计四万元钱,依然没能让传销组织放松警惕,他们开始从田家川手机中的联系人下手。

田家川:一个一个翻,干什么的?什么关系?一个一个翻。直接就说你是剧组的,开始骗女演员和女化妆师。

记者:为什么要从这两个人身上开始骗起?

田家川:因为好骗,而且所谓的女孩儿,在传销里面是个宝,因为女孩骗男孩更容易,同龄的男孩比女孩更有钱,因为家里面会给的钱更多。

在田家川的朋友圈里,传销组织锁定了21岁的女化妆师小叶,田家川和小叶曾经合作过,但有两年没联系了。传销组织用田家川的手机,以推荐工作的名义向小叶发出了邀请。2018年7月29日,小叶如约来到了随州。

记者:这个人算在你头上吗?

田家川:算在我头上。

记者:算你的功劳?

田家川:算我的。

记者:当然你是受害者,等于你又变成了一个加害者了,你是吗?

田家川:我不是,关键是因为我没有办法,您知道因为这个女孩儿来的时候,我是做了一个非常周密的逃跑计划。

田家川:本来按照行业所谓的行规是我去接,只要我能出去我肯定会跑。

记者:所以人家也不信任你,谁去接的?

田家川:把我骗过来的那个人,所谓的我经验不足让他去,去之前让我给这个姑娘打电话。

记者:这个你怎么说这电话?

田家川:5个人盯着我。

记者:让你说什么?

田家川:我告诉你咋说你咋说。

在电话中,田家川说自己正在开会,让公司的同事去接小叶。当天晚上,田家川被两个传销组织头目押送到另一个传销窝点,等待着小叶掉入陷阱。

记者:告诉你怎么说怎么做?

田家川:想办法把手机弄过来。

记者:那你?

田家川:我紧张,我会觉得自己在干坏事,我也紧张。然后这个姑娘一去,以为屋子里面只有3个人,然后一看一个我,一个另外一个小头目,跟高旭阳一样的,一模一样地说话,这是谁谁谁,什么哥,原来混过黑社会。

记者:你们两个熟人见面说什么?

田家川:特别尴尬。

记者:她心里不知道,但是你是知道的?

田家川:她也知道。

记者:她一进去可能跟你一样,就明白了?

田家川:因为我当时神情很紧张。

记者:但是也不想害人,可是还是害了。

田家川:不想害人,而且这种害,你说她算我骗过来的,又不算,是因为她相信我,她才会过来,对于我来说我会觉得很愧疚,但是我后来说了一句话,我说我都愧疚,我的感谢大于愧疚。

记者:怎么讲?

田家川:如果她不来,这个组织不会信任我,我也没有逃跑的机会,就不会说你用手机骗人吧,可以自主用手机让我骗人。

虽然只能在规定时间内使用手机,并且有两个人全程监控,但田家川还是找到了突破口。“看到不要回,救我,湖北随州商场对面,小胡同里面红色砖房二楼,玻璃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看到删朋友圈。把想说的留在汪的331那天第一条朋友圈了,不用着急,先联系我的家人,不要让他们主动联系我,不然我会没命。”利用在两个好友的朋友圈里留言的方式,田家川成功向外发送了求救信息。

田家川:您看比如说我用微信,我只要给一个人说,之后我把这条记录哪怕删除,微信会往上走,如果把整条微信删除了,他们就会有怀疑,我也考虑到很多因素之后,我才想了一个办法,我在我这个朋友的朋友圈,半年以前留了一条言,我说你看到了不要回,我说我进传销了,我在湖北随州,随州商场对面小胡同,左拐右拐。

记者:你选择一个朋友的朋友圈,然后给他留言。

田家川:对,我给他说,我说你看到之后赶紧删掉,截图,保留证据。

记者:你给人留言,假如被那些监控你的人,看见怎么办?

田家川:不会,他不会说扒你一个朋友,翻了半年前朋友圈,但是我说你只要删掉,我就知道了,我说然后你想给我说什么,留在另外一个人的朋友圈,3月31日的朋友圈,我说我回去看。

记者:你脑袋真好用?

田家川:没办法,逼出来了,我说因为这种方法,一定不可能被抓,首先他们不会说翻朋友圈。

记者:翻朋友圈的留言?

田家川:而且这两个都是男孩儿,而且我通知的人,我通知两个人,这两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

收到求救信息之后的第二天,田家川的好友就带着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的记者以及田家川的父亲赶到了湖北随州。期间,田家川一直通过朋友圈留言传递位置信息。

8月1日,他们找到了田家川描述的居民楼,并报了警。

8月2日上午9点,警方破门而入,田家川当时和其他人一样躺在卧室的地铺上,但只有他心里清楚,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记者:我看到录像的时候,我有点儿不理解,按说你亲人,那是你爹带着人去救你,按说你应该很激动?

田家川:演的。

记者:给谁看?

田家川:给他们传销的人看。

记者:你想给他们表达一种什么样的信息?

田家川:我家人怎么会来。

记者:你希望让他们得到这样一个印象,我已经洗干净了,是你们一拨的,不是我报的案。

田家川:对。

因为田家川的报案,这个窝点其他的被骗者以及小叶也被营救出来。

成功脱险后,田家川和父亲回到了河南老家,因为担心儿子的安全,田家川的父亲坚持搬来和儿子同住。

记者:我们刚进来你父亲在家,一定要等到确认我们是不是记者他才离开。

田家川:其实这就是传销最可怕的地方,毁了一家人。

记者:其实他也在保护你?

田家川:我想表现出的是我很好,还不错,心态也很好,不是像所谓的,被洗脑很久的那些小孩儿,我心态各方面都很好,我不太想表现出我很难过,甚至我会把在里面的一些东西,跟朋友吃饭,当笑话讲,但是……

记者:你不讲了?

田家川:会讲,还会讲,但是每一天夜里。

记者:害怕吗?

田家川:每一天晚上都会做梦,梦见那一帮人,每一天,现在好一点儿,而且现在已经快一个月了,现在可能两三天梦见一次。

 

在田家川原本的计划里,获救之后应该尽量撇清自己参与了捣毁传销窝点,以免遭到报复。但这29天的经历,让他开始觉得自己有责任站出来说出真相。

记者:之所以敢今天咱们两个在这儿,你可以毫无遮拦地说这些事,你的目的是什么?

田家川:我的目的可能一个是想让全国人民知道,传销还有还存在。而且它很可怕,而且它最可怕的地方是不像我们以往所想的,什么骗老家的叔叔阿姨,它现在年轻化了,这是最最可怕的地方。现在年轻化,只要年轻人了,我被救出来的时候,有一个孩子,其实特别好的一个孩子,他也没打过我,恶狠狠在派出所被警察按着的时候就瞪着我。

记者:眼神里的内容是什么?

田家川:看我像看仇人一样,他觉得我毁了他的行业。

记者:你希望能够用你的遭遇让别人知道怎么回事儿。

田家川:对,能让大家更多人知道传销的可怕,能减少传销对别人的伤害。

  • 文章来源:央视新闻特此鸣谢!点击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责任编辑:admin

    精彩评论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