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公司 传销组织 传销头目 传销分子

【曝光】曼瑜天雅与曼瑜海之谜品牌之争的背后,探清分家传闻下的

传销公司 时间:2019-08-01 17:17 点击: 作者:admin
[导读]反传销网8月1日发布: 在中国,气雾剂产品的种类以卫生杀虫气雾剂、工业气雾剂为主,而包括化妆品气雾剂在内的个人护理类气雾剂的发展却相对滞后。然而近些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以及年轻一代消费者的崛起,国内市场上掀起了一股喷雾类产品的消费热潮。并

      反传销网8月1日发布:在中国,气雾剂产品的种类以卫生杀虫气雾剂、工业气雾剂为主,而包括化妆品气雾剂在内的个人护理类气雾剂的发展却相对滞后。然而近些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以及年轻一代消费者的崛起,国内市场上掀起了一股喷雾类产品的消费热潮。并且气雾剂品种迅速多元化延伸,涌现出了各种概念的产品,这些产品当中有的已然成为了微商行业里的新宠,比如零售价298元的“曼瑜童颜喷雾”。
 
      曼瑜童颜喷雾这款产品在经销商的口中,可以替代水,乳,眼霜,早晚霜,面膜,堪称多功能的“钻石级细胞营养液”。受到如此宣传的这款产品到底有何神奇之处?在进行所谓“品牌升级”之后,“曼瑜海之谜”和“曼瑜天雅”这两者到底谁是主,谁是客?目前作为曼瑜天雅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罗南春经营过的一家企业竟在去年被列入到了“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这是怎么回事?
 
 

 

 
 
 

曼瑜天雅,前世今生

 
 
 

 


 
      广州曼瑜天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22日,法定代表人罗南春,股东有罗南春和谢永彪,注册资本1200万元,实缴1200万元(实缴时间为2048年),据曼瑜天雅官方介绍,曼瑜天雅公司的董事长为谢杭峰,其爱人为罗曼瑜,曼瑜这个品牌名正是从其爱人的名字上所赋予而来的。

 

 
      据悉,曼瑜诞生于2017年,最初是以深圳锐士生物科技荣誉出品的“抗衰逆龄领导品牌”的形象面世的。经查,曼瑜天雅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罗南春也投资了深圳锐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19日,法定代表人陈鸿昇。股东有陈鸿昇、罗南春和王梅枝,该公司于去年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龙岗局在2018年11月16日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关于从曼瑜到曼瑜天雅的这条品牌升级之路,曼瑜品牌的经销商小刘是如此介绍的,“在曼瑜品牌创立当时,公司核心是以陈鸿昇,谢杭峰,罗南春(谢杭峰妻)为主要成员的,法人代表是陈鸿昇,是曼瑜创始人,在工作职能分配上,陈鸿昇是负责幕后的生产和技术环节,并且掌握产品核心配方,谢杭峰夫妇为前端市场营销主要负责人。”
 
      随着市场的推进深入,在四川有一支曾经做过某直销获牌企业的大团队,对曼瑜产品情有独钟,于是团队开始大爆发,曼瑜品牌一炮打响,公司陷入疯狂招商模式。
 
      小刘称,谢杭峰夫妇看到了曼瑜品牌的大好前景,于是想脱离陈鸿昇单独发展,自己赚钱,于是在2018年7月原计划曼瑜品牌的启动大会上,他们夫妻瞒着陈鸿昇宣布曼瑜品牌升级曼瑜天雅,那时候刚好陈鸿昇生病住院并不知情。


 
      而就在当时,有一些比较大的团队长发现不对劲,因为之前公司没有透露半个字,于是有认识幕后老板陈鸿昇的代理当天大会没结束就去找到陈鸿昇了解情况,躺在病床上的陈鸿昇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相信谢杭峰夫妇会这么做,而且在大会前谢杭峰就找了其他工厂,生产了一批曼瑜天雅。
 
      大会后,小刘还声称,“有一些没去大会现场的代理收到所谓升级版的曼瑜天雅后发现用了跟之前的曼瑜差别很大,原来的曼瑜喷上后会有一层胶原蛋白覆盖、有一点点黏感,并且是甜味的,而曼瑜天雅没有,并且保湿效果大不如前。”
 
      于是,有一些从曼瑜时代留下来做曼瑜天雅的经销商,选择离开并回归到原曼瑜品牌的运作上,这才有了后来的“曼瑜海之谜”。

 
 
 
 

 
 
 

 

 
 
 

海之谜?品牌之谜

 
 
 

 


 
      2018年8月,深圳锐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连续发布两份公告,主要内容分别为:第一,此后陈鸿昇将负责销售环节;第二,“曼瑜+后缀”升级产品非曼瑜系产品。

 
 

 
      9月25日,陆续有人在微博发声,称“曼瑜,请认准深圳锐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出品!注册过商标的人都知道,曼瑜一旦被注册下来,其他后续申请类似的商标,均会被夺回权限。仿的就是仿的,永远也做不到和正品一样!时间会验证一切纸老虎!”

 

 
      在一部分经销商分家到曼瑜天雅后,“老曼瑜”本身也逐渐和“海之谜”相关联起来,但其喷雾产品的零售价格还依然是每瓶298元。调查过程中,我们也发现在打着海之谜旗号推出的各项广告中,图末总是留有杭州西美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名字。经查, 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17日,法定代表人张霞。
 
      那么,曼瑜和海之谜,以及这家公司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呢?据曼瑜官方介绍,“曼瑜和海之谜品牌,两个品牌均共同隶属于杭州西美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管理。配方相同,品质相同,效果相同。”


 
      目前,曼瑜海之谜和曼瑜天雅两方的经销商在分家之后仍持有不同的态度,海之谜的经销商小孟称,“两家都是合法的,曼瑜天雅仿的曼瑜,效果不一样。”而曼瑜天雅的经销商小李则表示,“曼瑜天雅最初叫曼瑜,后来分家了,陈鸿昇没有新配方,现在还用的是老配方,他还一直生产,后来‘老曼瑜’改名成现在的曼瑜海之谜。”
 
      今年年初,负责推广“曼瑜海之谜”的微信公众号“曼瑜国际”发布《声明》,《声明》称“重庆曼瑜全球运营中心与我司合同纠纷已进入诉讼阶段,重庆曼瑜全球运营中心,恶意拖欠货款以及未经我司同意擅自销售第三方品牌:曼瑜天雅(LMANYU)系列产品,已构成合同违约,我司已于2018年8月30日正式和曼瑜全球运营中心解除合同,重庆曼瑜对我司及我司工作人员在网络上发表不实言论、恶意攻击,我司将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维护本公司的合法权益。”

 

 
      经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重庆曼瑜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与深圳锐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确在这份《声明》发布后不久就对薄公堂。
 
曼瑜管理公司的诉讼请求如下:

1、确认陈鸿昇在微信朋友圈、锐士科技公司于2018年8月30日在深圳都市报、重庆商报等媒体上发布与曼瑜管理公司于2017年12月1日订立《全球运营中心合同》等解除函告、通知、公告等行为无效;


2、锐士科技公司继续履行《全球运营中心合同》及《补充协议》;
3、锐士科技公司、陈鸿昇立即停止销售与推广、另行建立运营中心销售与推广曼瑜产品等行为;


4、锐士科技公司向曼瑜管理公司开具合计金额183168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
5、锐士科技公司向曼瑜管理公司交付120ml曼瑜童颜喷雾34803瓶及迟延交货违约金,迟延交货违约金从2018年8月1日起至实际交货之日止、按日万分之6.7计算;


6、锐士科技公司向曼瑜管理公司支付违约金11971431元、律师费60000元;
7、陈鸿昇对第5、6项诉讼请求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8、王梅枝在对锐士科技公司认缴出资120万元范围内对第5、6项诉讼请求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对此,法院认为,锐士科技公司解除《全球运营中心合同》的理由是否成立需对曼瑜品牌公司是否构成商标侵权进行认定,目前,本案已移送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制度比对,大相径庭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曼瑜天雅和曼瑜海之谜的制度差异。

 

 
      据上述这张制度图显示,曼瑜天雅的代理商共分为四个级别,分别是起订量为5瓶、每瓶198元的团购;起订量为12瓶、每瓶155元的特约;起订量为60瓶的、每瓶125元的市代;以及起订量为480瓶、每瓶98元的省代,而曼瑜童颜喷雾的官方指导价则为298元。
 
      那么,曼瑜天雅真的只有五个级别吗?据一位自称是“曼瑜天雅联合创始人”的小胡介绍,还有更高的级别,即大区代理,总缴费498000元,将得到6640支喷雾。且代理间除了赚取价格差外,还有推荐奖,省代以下(包含省代)喷雾平级推荐返利10元每支,大区喷雾平级推荐奖5元每支。


 
      而曼瑜海之谜的奖金制度与之有所不同,除了一种零售和两种团购外,在代理方面,海之谜还分为门槛为12000元的银钻代理(起订量96瓶,每瓶125元)、门槛为56648元的金钻代理(起订量576瓶,每瓶98元),以及门槛为398000元的大区代理和董事。
 
      成为董事的条件是自己是大区代理,然后再推荐三个大区代理,且海之谜的制度相对而言是没有推荐奖的。


 
 
 

 

 
 
 

生产分析,跨界产品

 
 
 

 


 
      说完了制度,最后再说说产品和生产方,我们可以拿产品“曼瑜天雅水润隔离防护喷雾”的原生产方广州艾琪化妆品有限公司举例,这家公司的问题可不少。


 
      2018年年末,西藏自治区药监局发布了《2018年省抽不合格化妆品信息》的通告。广州艾琪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BLUE LIZARD防晒乳SPF30+(Regular日常型)”未检出批件及标签标识的防晒剂:二苯酮-3和奥克立林。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生产的防晒剂并不是第一次被发现产品批件与标签标识不一致的问题。如“BLUE LIZARD防晒乳”就曾在去年8月和9月连续两个月上榜。据了解,实际检出成分与批件配方或标签标识成分不符,属于化妆品生产企业擅自变更产品配方的行为,违反了《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化妆品标识管理规定》等相关法规的规定。
 
      最近,本来一直专注化妆品行业的曼瑜天雅又推出了一款名为“智能锁”的产品,这款产品零售价990元,购买时还需另加安装费130元左右。


 
附曼瑜天雅人工智能锁代理制度:
 
专属大区:460/把 500把起定
省代价格:540/把 30把起定
市代价格:620/把 10把起定
特约价格:680/把 5把起定
团购价格:740/把 2把起定


 


 

 

 
 
 

惠很多?纠纷很多

 
 
 

 


 
      此外,据了解,罗南春在早前还经营过一家名为深圳惠很多科技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的企业,担任负责人和总经理的职务。
 
      经查,该公司曾在2015年、2017年和2018年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彭州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2018年7月17日被移除,移除的原因为:“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满3年仍未履行公示义务的,列入严重违法企业名单,自动移出”。
 
      同年8月15日,据微信公众号“平安彭州”称,包括该公司在内的137家企业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并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向全社会公示。

 

 
      9月22日,彭州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发布《清理长期停业未经营企业提示公告》,在“2018年拟清吊企业名单”中,深圳惠很多科技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榜上有名,目前,该公司已经注销。

 

 
      说完了分公司,我们回到深圳惠很多科技有限公司本身上,围绕着该公司也有不少有关代理合同纠纷的案件,“巧合”的是,据启信宝显示,与之相关的全部十二则纠纷案,都有罗南春或谢永彪的名字。

 

 
 

 
      且多位原告均在起诉书中诉称,其向谢永彪、罗南春支付了深圳惠很多科技有限公司区域代理费后,发现谢永彪、罗南春不是深圳惠很多科技有限公司员工且未按约进行全方位宣传推广,故要求退回区域代理费。在答辩期内深圳惠很多科技有限公司出具了原告与深圳惠很多科技有限公司签订的《代理协议书》和谢永彪、罗南春系深圳惠很多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员工且该公司委托二人收款的证据。最终,这些案件多以原告撤诉告终,或移送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
 
      目前,当我们试图通过深圳惠很多科技有限公司的域名(huihenduo.com)进行访问的时候,该页面却跳转到了一家博彩网站的首页上。如今,惠很多公司旗下的六家分公司中有五家已经处于注销的状态。
 
 

 

 
 
 

后记

 
 
 

 


 
      据行业统计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6年的短短三年时间,国内化妆品气雾剂生产总量由1.5亿罐增长到3亿罐以上。化妆品气雾剂产品备案数量也急剧增多,由2014年的全年88项跃升到2017年的全年847项,增长近10倍。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网红美颜喷雾”的走红,自然也令人见怪不怪了。
 
      在网上,有一篇推崇谢杭峰的文章是如此介绍他的:“谢杭峰,一个37岁的男人,身边的人都喜欢叫他彪哥。”而“彪哥”这个称呼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曼瑜天雅公司的股东谢永彪,那么,谢杭峰到底是不是谢永彪?罗曼瑜到底是不是罗南春?


 
(两人早期照片,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曼瑜天雅”)

 
      至于曼瑜天雅在近期推出“千城万店战略”和智能锁后会迎来怎样的发展?曼瑜天雅公司会不会步惠很多成都分公司的后尘?关于曼瑜海之谜和曼瑜天雅的品牌之争,法院最终会如何裁定?对此,头条资讯平台将继续保持关注。

 

 
小编有话说

本文来源:头条资讯平台

    责任编辑:admin

    精彩评论

    扫一扫 更健康